闻人晚寄(稳定更新版)提示您:看后求收藏(燃文小说网www.linuxajuda.net),接着再看更方便。

床上的姜轻依旧看着窗外,目光固定在了漆黑的夜幕里,听到李清白坐到身边的动静也没有反应。

不知道系统现在有没有在……要不要再尝试一下呢,如果成功了,她就不用再受任何折磨了。

“姜轻……”

李清白打破了寂静的氛围,犹如在黑夜中划破了一道口子,传入了姜轻的耳中。

她扭头看去,只看见了李清白似有担忧,又有些迟疑的表情,她的唇貌似比之前在剧组拍戏时红润了许多,此时正在开口想要说些什么。

“我们已经很久没有私下见过了,李清白。”姜轻的声音轻飘飘的,已经干到有些痛的嘴唇被牵扯,渗出了血,在下唇上留下了一小道红印。

李清白赶忙拿起了纸,想要帮她把唇上的血迹擦去,但却被那人不留痕迹的躲开。

她现在讨厌任何人的触碰,那股粘腻的,两坨肉互相交缠的感觉,让她没有任何食物的胃里面翻江倒海,胆汁叫嚣着想要从喉咙挤出。

“……”

李清白看到姜轻厌恶的扭头,停留在空中的手顿住,眼眸低垂,过了一会后又默默的把手缩回,攥紧了在掌心里的纸巾。

是正常的,姜轻对她有这种情绪是正常的,毕竟她是姜轻前未婚夫的现女友,就算让她离开病房,也是情理之中。

就在两人僵持不下,空气又再次凝固后,床上的人突然剧烈的抖动起来。

李清白本来还在脑中胡思乱想着,想着要怎样和姜轻开口,让她把自己的顾虑说出来,但却听到了姜轻有些微不可闻的呻吟声。

她抬头看去,才发现姜轻早就把病床上的被子踹开,穿着病号服的身体无法抑制的蜷缩在了一起,包裹着纱布的手死死的按在心脏处,仿佛要安抚那处一般。

冷汗不停的从姜轻的额头渗出,很快就凝聚成了大颗的汗珠,随着头的晃动,滴落在了枕头上。

“放过我……”这几个字几乎是姜轻从嘴里挤出来的,她使劲的咬住自己的舌头,想要转移痛感,却发现只是徒劳,好似有千斤重的锤子凿在了心脏处,随后又反复用脚践踏,再放在炙火上烤一般。

系统是真的被气急了,它在回来的那一刻就立刻给她施加了惩罚,比以前的每一次都难捱,以至于她已经无法维持表面的体面,痛哭流涕的想要跪下祈求,嘴里也一直求饶。

“求求你放过我吧,让我死,我不想再被你控制下去了。”她边哭边小声

更多内容加载中...请稍候...

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,若您看到此段落,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,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、畅读模式、小说模式,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,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!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!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,请尝试点击右上角↗️或右下角↘️的菜单,退出阅读模式即可,谢谢!

玄幻小说推荐阅读 More+
爱祸?篇

爱祸?篇

师落因
不老的妖jg,祸及两代人
玄幻 连载 2万字
我的超市通今古[位面]

我的超市通今古[位面]

荼蘼夫人
玄幻 连载 82万字
【长篇】呪医师

【长篇】呪医师

花子
如果相遇是一场错误,我希望我们从头到尾都不要认识彼此。朝九旒是这个家族中最亮眼的存在,长辫子,白抹额,银铃噹,黄珠玉,灵巧的眉眼透漏着青春的模样,总是被呵护在手掌心
玄幻 连载 9万字
左京同人之三月花开

左京同人之三月花开

不详
“他妈的,总算出来了。”我伸展双臂,深吸一口气,贪婪的呼吸着。仿佛这狱外的空气特别的新鲜甜美似的。我是左京我又不是左京。没什么“我是谁我在哪里”的逼格,我特么就是个悲剧。一个从现实生活中被扔进一个三观尽毁、一屌无敌、逻辑混乱、智商下线,绿天绿地绿空气小黄文里的ntr。我他妈招谁惹谁了,得罪了哪路神仙才这么整我呀。这得多大的仇多深的怨才让我一个三观正确,花样美男去披着郝叔这本书里“全宇宙最佳绿毛龟
玄幻 连载 6万字
穿成科举文女主的堂妹

穿成科举文女主的堂妹

林果冻
文案:顾灵穿成了科举文里女主的对照组傻白甜堂妹,上辈子有多幸福,这辈子被重生来的女主整的有多惨。按照小说剧情:女主上辈子因为给堂妹凑嫁妆,被极品奶奶用高价的彩礼嫁给了鳏夫,这辈子她提前定下了村里将来能当官的书生。成亲后,她毁了傻白甜堂妹的名声,好在堂妹上辈子的小地主丈夫照样看上了她。成亲后,女主丈夫中秀才了,女主被人人称道有福气。而堂妹丈夫要破产了,堂妹被人人称道真晦气。后来,女主丈夫中举人了,
玄幻 连载 96万字
魔法学徒

魔法学徒

蓝晶
关于魔法学徒:传说中,魔族与神族原本共同居住在这个世界上,他们力量相同而个性相反,两者原本无所争执。但是,为了争夺对人类的控制权,神魔之间终于爆发了“光辉战役”。战役之后,强大力量破开空间,形成诸多不同世界,经过几千年的时光,人类重建文明,并成为这个世界的主人。然而神魔两族仍然不断试图染指与掌控这个人的世界——杂货店出身的少年恩莱科,便出现在这风云多变的时代,他的资质根本不适于修炼魔法,但是却当
玄幻 连载 255万字